轻盐*智障少女

【星鬼】糖

*ooc

*不知所云,莫名其妙

*是BE



王琳凯以前是个很爱吃糖的人。

朱星杰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的包里总有那么几颗贵的便宜的的糖,尽管他自己并不喜欢。



朱星杰以前是个不爱吃糖的人。

王琳凯知道这一点,每次看到朱星杰手里的糖,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拿上。



后来,王琳凯不喜欢吃糖了。

“那个味道太甜了,我还是觉得酸一点好”

反正糖纸已经扔了,没有必要了



后来,朱星杰喜欢上了糖果。

“生活不易嘛,还是要加一点甜味剂的”

一定要保存好,明年万圣节还要给人呢



再后来……不论是什么糖果…也不复存在了……


*感谢观看,连万圣节的尾巴也没抓住……难过辽……


【星鬼】感冒

*激情ooc

*勿上升正主

*短打,可能甜

*学pa,校园,竹马

——

九月末,一个天气多变的季节。

明明昨天还是艳阳高照,今天却突然下起了不小的雨。

作为酷盖的朱星杰只知道现在是秋天,但该怎么穿还怎么穿,丝毫不会注意到什么时候降温,温度跨度有多大。但是这一场猝不及防的秋雨,结结实实地打了朱星杰一个巴掌——他,感冒了。

王琳凯同样是个酷盖,同样也知道现在是秋天,但王琳凯时刻注意着温度变化。活脱脱一个行走的天气预报。所以这场秋雨对王琳凯来说并没有什么攻击性。

——

今天上午直到上第一节课了,朱星杰依然没有赶到教室。王琳凯有点慌,虽然朱星杰是那种经常迟到的人,但从没见他迟到了这么久的,王琳凯决定下课去问老班,他杰哥有事他必须知道。

——

今天早上一起床,朱星杰就觉得头昏昏沉沉的,鼻子也不通。被先一步起床的老母亲勒令塞了根体温计并且发现发高烧后,才缓缓意识到他是感冒了。给老班请了假,吃了难喝的感冒药,睡意又一次袭来,朱星杰躺回了他的床上,任由他的母亲为他腋好被角。

——

王琳凯问了老班后算是知道为什么朱星杰请假了。朱星杰这两天一直都不听他的话,让穿厚点也只是说“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比我妈还啰嗦欸”,这样看来,朱星杰是完全没有听王琳凯的话呢。不过,生气归生气,人还是要去看看的。中午放了学,王琳凯给家里人打了声招呼,便去了朱星杰家了。反正两家人熟的很,王琳凯也会做饭,没什么好担心的。

——

朱星杰中午是在敲门声和电话铃声双重干扰下吵醒的。实际上朱星杰一上午都没睡好,昏昏沉沉,半梦半醒,这一吵,只是把他拽离了分界线而已,谈不上打扰。虽然有听到敲门声,但是朱星杰实在是动不了,敲门声也是忽远忽近,很不真切。

——

王琳凯敲了好久的门,还是没人过来开门,他心里是很慌的,只能按着之前的记忆找到上次放备用钥匙的地方。王琳凯很少用备用钥匙开门,每次他都是一敲门,朱星杰就哒哒的跑过来开门,今天却不是。

——

当朱星杰感到舒服一点的时候,一睁开眼便是小孩忙碌的身影。但是意识并没有在笼子呆多久,就又飘走了。此时,离上学还有一个半小时。

——

当王琳凯进了朱星杰家之后发现他躺着床上很糟糕的样子,一下子就慌了。赶忙量了体温,喂了退烧药,顺便熬上点粥,这才爬上床午睡一下。此时,离上学还有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

朱星杰一个转身发现了那个天天咋咋呼呼的小孩躺在自己身边,稍微想想也猜到了是王琳凯在忙上忙下的照顾他。暗自说两句老妈的不负责,随便喂了药就上班了。转头又去看王琳凯了。结果还没看几眼,王琳凯就醒了。

——

王琳凯估摸着粥也要熬好了,就不睡了,哪知道一睁眼就是朱星杰两只瞪大的眼睛盯着看自己。本来还不太清晰的脑袋一下子就醒了。慌忙爬起来去把粥端出来给朱星杰,还不停的说着“你说你,让你穿厚点就不听,感冒了吧,难受不?难受也忍着!一会还有药要吃,别嫌苦啊我告诉你。”

——

“你好啰嗦啊……”朱星杰感觉耳朵嗡嗡作响,不愧是炮仗精啊。

——

“诶呦你还嫌我啰嗦?真是的……好心没好报……切”王琳凯又难过又窃喜,毕竟会跟他拌嘴证明朱星杰意识很清晰,不发烧了。

——

“唔……你这做的不好吃啊”朱星杰吃完后擦了擦嘴“退步了?”

——

“不好吃你也别吃啊……”王琳凯看了看碗,干净得可以反光“你不还是吃完了啊”

——

“不吃等饿死啊”

——

“杰哥,你洗碗”

“我病还没好欸”

“得了,你还没那么弱不禁风”

“行吧……”

“赶紧洗,洗完就得上学去了”

“好好好……”

——

……

——

这场秋雨,可是老老实实的下了一整天呢。

——

小番外:

后来朱星杰的感冒好了,实在好奇他妈到底给他喂的什么感冒药。去药盒子里一看才知道,是刚过期的药。朱星杰顿时觉得他妈是真的亲妈的啊。

————

后记:我也感冒了,我也想被人照顾啊!森气气……

【星鬼】迷路

*短打甜饼ooc

*是学pa

*同班同学的竹马

*勿上升正主

他们所在的城市,现在刚刚入秋。刚过了连续几天的小雨,今天的天气,很好。

〔杰哥,下午去图书馆吧〕王琳凯给朱星杰发了条消息。〔一起写作业呗〕

〔好〕心有灵犀一般,每次王琳凯发消息时,朱星杰都可以做到秒回。

今天的阳光暖洋洋的,不时吹起的清风带来凉爽的感觉,但并不会感到冷,是会让人开心的舒适呢。

朱星杰收到消息的时候是在学校的操场上。安静,对于嘈杂的学校操场来说,是很奢侈的。而这份奢侈,通常只消失在休息日。朱星杰很喜欢这种快生活里的安静,他喜欢呆在操场上,当然如果王琳凯也在就更喜欢了。

王琳凯和朱星杰约好,两点半去图书馆一起写作业。他和朱星杰是多年的交情了。王琳凯很清楚,如果不一起写的话,他们都会拖到最后一天的。至于一定要一起写,或许因为怕被老师骂,又或许不是。

——14:25

“喂,凯子啊……”是朱星杰打给王琳凯的电话“我路痴咋办……我不认路啊……公交车又要坐好久……”

“欸呀……”朱星杰各方面都不错,但是是路痴,王琳凯对这一点一直很无奈“这样吧,你先去万达广场,然后我在那里等你”每次出门实际上都是王琳凯带路。

——14:35

“喂啊……凯子啊……”又是朱星杰的电话“我……现在到了一个XX家具广场……”朱星杰的声音很小声,显得很心虚“我接下来往那边走啊……”

“……杰哥,你知不知道本来你现在应该要看到‘黄金海岸’的啊……”王琳凯很头大,他杰哥提前拐了一个十字路口,走错路了……“那你现在往西走,一直走就能看到万达了”

“嗯好……我挂了啊”朱星杰的声音显得很自信,好像他可以赶过来的样子……

——14:50

“……凯子啊……”还是朱星杰的电话“我走了这久怎么还没到啊……”朱星杰的声音又低了一些,是心虚了。

“……不应该吧,它们也就隔了一个十字路口啊,是从学校到麦当劳的距离啊……”王琳凯心里感觉到不对“这样吧,你说你附近有什么建筑”

“人民法院……”

电话两边都陷入了沉默……

“哥,你走反了,你走的,是东面……”对于朱星杰来说,这话听着,蛮刺耳的“而且,如果你一直走,你就可以回家了,真的哦”

“…嘿呦…我这算什么……”朱星杰被自己气笑了“我绕我自己??”

“鬼知道啊……你是怎么做到东西都没分清的……”王琳凯也被气笑了,他在原地等了半个小时“那你现在反方向走吧……那样就能到了……”

——15:10

“王琳凯!我胜利了!我到万达了”依旧是朱星杰的电话。

“嗯,你来找我吧,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好吧……”王琳凯说着“我等你等了那么久……天哪……”王琳凯又好笑又无奈

“这又不是我想……我分不清东南西北怪我哦……”朱星杰也很无奈,路痴真的伤不起啊“不是……你在哪啊……”

“……我穿了件红衣服,在万达对面……”王琳凯坐在路边的墩子上晃着腿说着

“我也在万达对面啊……没看到你啊”所谓一个头朱星杰大,朱星杰现在很头大也很懵逼

“……斜对面,红衣服,坐在墩子上晃着腿的那个”

“哦!!看到了!原来那个智障是你啊……”朱星杰恍然大悟

“……你再说一遍?”

“没啥,没啥……你看到我了吧”

“嗯,终于盼到一只大头胡巴了……”

——15:13

“说认真的,我一直以为像这种走反的事情只会发生在小说里……”王琳凯看上去憋笑憋得很难受“真没想到你路痴的这么厉害啊杰哥”

“……你需不需要我手动帮你忘记今天的事啊”朱星杰笑得很危险……“我决对不会再犯这种蠢事了”

“你可别说了……没次都没走对过……都是我带路好吧……”

“屁,你家我就没走错过,还有学校啊,麦当劳啊……都没有好吧”

“……你就这么三四个地没走错过,很自豪啊?”

“不是……你怎么老这么损我啊,我是你哥欸……”

“不多损损你,不就体现不出来你是我哥了嘛”

……

(后记:梗源自我亲爱的沙雕朋友的真实经历,是我领的路,没丢,也不是路痴,但真的走反了)

深夜电台

又摁灭了一只屏幕上的虫子。
最近这一片地方很不太平。有身份的没身份的,高贵的低贱的,男的女的,都在这里出现又消失,运气好点的,还能再次出现。
正义的一方,是警局,还是政府,或是国家?
罪恶的一方,是流氓,还是地痞,或是黑帮?
谁知道呢
也许腐败的正义甚至不如罪恶,也许自律的罪恶比正义更加友善
我不知道,我也不会知道,因为这个社会不允许我知道
手机屏幕上又有了一只虫子。
00:09   2018.9.7

就当是七夕限定好了,甜丝丝的(ノಥ益ಥ)

【星轨】杰哥,我进不了家门了

*朱星杰×小鬼(星鬼星无差)

*双向暗恋,恋人未满

*激情OOC,如果上升真人的话我给你一拐

*xxj文笔沙雕文无误

*改编自真实发生的事

*烂尾抱歉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他们都不是公众人物的世界里。

这是星期五的晚上,小鬼和以往的每个星期五一样,去超市买了下个星期的存粮。只是结账的时候才发现,这次买的东西出奇的多。所以小鬼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并且感觉不太能看到前面的路是,才庆幸还好家离超市近。不然自己怎么回家。

小鬼是来这租的房子,房子在20楼,等小鬼进了电梯里已经晚上10点了。这个点的电梯很是空荡,但如果用现在小鬼手里的东西填的话,也是可以填满四分之一的。

其实小鬼站在家门口找钥匙的时候,心里是有的慌的。他今天出门穿了一件口袋很多的衣服,可能有十来个吧。五分钟过去了,也只翻了一半的口袋,但这一半了并没有钥匙的影子,反倒是找到了丢了半个月的卢恩字符的手链。又是五分钟过去了,另一半也翻过了,仅仅只是在装手机的对称口袋里找到了一个洞,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也就能掉个钥匙什么的……“等等!?我衣服啥时候破了个洞?!?”扎着脏辫的酷盖很惊讶,扒这那个洞左看右看,此时钥匙发出了它的声音,是在衣服里面,通过那个洞到了另一边。“我靠……”扎着脏辫的酷盖表示心情复杂。

小鬼拿着来之不易的钥匙使劲儿往钥匙孔里插,但是因为这个门锁并不是很好,每次开门就都成了一场战役。“咔吧”这次战役小鬼的长枪折断了。“……”扎着脏辫的酷盖表示很不好,这样一点都不酷。

小鬼把钥匙放到手心里,看着只剩一半的钥匙陷入沉思……这房子是他租的,房东当时说给他两把钥匙,说什么以防钥匙丢了……所以他就把备用钥匙放在出门经常背的包里“但是就算我今天背了包,也没法解决钥匙断在里面这种奇葩事啊!!”小鬼如是想到。

其实小鬼的A计划是去酒店暂住一晚,但是他的钱包都还安安静静地躺在他家里的那个包里。你问超市里怎么结账的?微信里的417,现在还剩75.38元,挺好一数字。

没办法小鬼一人在外打拼,现在也只能去朋友家借宿了。不出意料,小鬼的第一选择是他的杰哥,没有犹豫,小鬼果断给朱星杰打过去电话。小鬼并不担心会打扰到朱星杰睡觉,因为他深知朱星杰晚上是不睡觉的,何况现在才区区十点半。

果不其然,电话还没响两声铃,就已经接通了。“喂,琳琳小公主怎么大半夜给他杰哥打电话啊?”这标志性的调侃式问好,是朱星杰没错了“你要是再这么叫我,我就在所有人面前叫你白萝卜精!”小鬼一直以为这种语气很凶,但是朱星杰从没这么觉得“好好好,不这么叫你好吧,到底咋了啊?这个点打电话?”“我家门钥匙断了,回不了家,身上也没什么钱了……”“所以找我收留你?”显然朱星杰猜到了小鬼要说的话“……既然知道了那你就收拾收拾来接我吧。”“不是,你为什么不自己过来啊?”朱星杰表示很疑惑很不解“我去接你多麻烦啊是吧。”“今天星期五啊,我这不是去买了点东西嘛,拿着不好过去啊……”“可算了吧你,你这语气肯定是东西太多拿不了…”谁卖萌朱星杰都可以看不出来,但如果是小鬼他一定可以认出来“行吧,那你一会准备去老地方等我,我去接你。”朱星杰的语气里总是少不了宠溺的成分。

大概20分钟,朱星杰赶到小鬼家附近,那个见面的老地方,等了十来分钟还没见人影这才给小鬼打电话“王琳凯,你人呢?”朱星杰是有一点着急的“唔……我这不是有点饿了就先拆了包薯片吃了嘛……杰哥,你上来帮我拿东西行不?”“做啥梦呢你,一楼电梯口等你,快点”朱星杰并没有打算给小鬼留条后路,说完就挂了电话,看着屏保上小鬼的照片,笑着叹了口气“你还真是个小鬼”

而小鬼这边就不太好了,看着那些大包小包的东西,还有自己刚刚手欠拆开的薯片“杰哥好欺负人哦……”小鬼如是想到,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提着那些该死的东西上了电梯,还喃喃道“谁叫我该死的喜欢他啊”

朱星杰可是在楼底下一直看着电梯数字的变化。虽然说之前有幸看过一回小鬼采购时买东西的多少,但这次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也是货真价实地被吓了一跳。要不是小鬼准时地叫了声“杰哥!”朱星杰还就真的认不出来这是谁了。

“我靠好重……小鬼,你买的太多了吧”朱星杰选择帮忙拿一半,但是这重量有点出乎意料“不重吧,我觉得还好。”小鬼很轻松的说“那肯定啊!你那一半里尽是些薯片虾条,把饮料水果各种重的东西都扔给我,你良心呢!?”朱星杰几乎是怒吼出来的“嘿嘿,可你不还是帮我拿了嘛。”小鬼这副有点傻的样子看到朱星杰没了脾气,想着“我可别是被他带傻了才喜欢他的吧”

坐在朱星杰的车里,小鬼难得没有闹,而是选了一个他最近刚创建的歌单外放,他不用担心朱星杰会不喜欢,因为小鬼喜欢的朱星杰也会喜欢,这是两个人都知道的秘密。

等到了朱星杰家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

“诶小鬼,你家门锁坏了咋办啊”朱星杰一边开门一边问道,“没事,明天找个开锁师傅一起好说。”小鬼看着朱星杰家的门很好开实在不爽“凭什么你家的门就这么好开啊……”“噗嗤,我看也只有你这种毛手毛脚的人才会让钥匙断在里面吧。”朱星杰看着xxj气息十足的小鬼不由得想笑。

但是当朱星杰开客房门,卡吧一声响亮地传到二人耳朵里时,小鬼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杰,杰哥哈哈哈,你这不也断了嘛,哈哈哈哈…”朱星杰满脸黑线地看着小鬼,“你笑啥,去睡沙发,没有其它选择。”朱星杰话音刚落,小鬼笑不出来了“对哦,我在笑什么,杰哥家里只有一间客房啊,他又不会跟我睡一张床…”小鬼如是想到。

所有东西都整理好以后已经十二点多了,小鬼选择睡觉,而朱星杰则选择继续熬夜,反正明天休息,但实际只是想偷看小鬼的睡颜,这话要是放在明面上多不好啊。

最终朱星杰决定一点半睡,睡前再看看小鬼,嗯很好。于是便可以看到朱星杰端着杯水蹲在沙发前看着小鬼,这副神奇的画面。朱星杰看着小鬼睡着的样子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小鬼头上的脏辫“这辫子可不好摸。”“哼~”朱星杰看着小鬼哼唧唧的转了个身继续睡,不自知地笑了笑。

之后朱星杰也去睡觉了,不大的房子里变得安安静静,那些互相暗恋的人,都可以在梦里成真。

--------------

有点烂尾(岂止一点?),说出来也是惭愧,没写好实在是因为懒……很抱歉啊,我还是很喜欢G和X的,应该会写不少这种沙雕文吧(dog脸),希望看的人也可以感到开心?

【星鬼】悄悄看着你

*朱星杰×小鬼(星鬼星无差)
*激情OOC
*时间线-《偶练》期间
*一个很陈旧的片段
*剧情拖沓
*第一次写文,请多包涵
正文--

这天小鬼先回到宿舍,用了长达30分钟的时间认真的洗了个澡,刚出厕所门就看到他哥在脱衣服,而现在只剩件背心了。扎着脏辫的酷盖愣了一会,以至于穿背心的酷盖叫他都没有听见。

“王琳凯!”朱星杰有点生气,叫了那么多次都没有搭理自己先不说,被一个大老爷们儿盯着看那么久,搁谁谁都不乐意吧……

“啊,杰哥。”扎脏辫的酷盖觉得脸上有点发烧“我洗完了,你要不等会水热了再去?”小鬼转过身假装找睡衣。“不了,凉点也行。”朱星杰拿上要换的衣服走向厕所的方向“不是,你找啥呢,不赶紧睡觉的。”朱星杰觉得今天的小鬼有点好玩,决定等他上了床再去洗澡。

扎着脏辫的酷盖又是一愣,突然意识到他唯一一件睡衣正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身上,红着耳尖往床上爬“我找我日记本啊,我写完就睡了。”

小鬼刚说完,穿背心的酷盖突然想起自己也没写,并且连着昨天的份也没有写,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心不在焉的朱星杰自然也就忽略了小鬼有点泛红的耳尖和不太对的眼神,随便应了一声就去洗澡了。

小鬼坐在床上想了想,发现他是真的不知道日记本去哪儿了……“完蛋…”小鬼看着面前小山一样的衣服轻声道“得,这下得找半天。”

近十分钟后,小鬼才从昨天换下的衣服下面找见,小鬼看着这些衣服,觉得也许该收拾收拾,当然这念头只存在了不到三秒。

小鬼拿着日记本还不知道要写些什么,有点无聊地翻看之前的日记。嗯,扎着脏辫的酷盖觉得更无聊了。“妈耶,我之前写的日记都这么官方的嘛,没眼看没眼看。”小鬼如是想着。

白到反光的酷盖用了近40分钟的时间洗完了澡。听到水声的结束,小鬼迅速躺好开始装睡“嗯??不是,我咋心虚得跟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啊?”小鬼的心理活动异常丰富“哎西,算了就这么睡吧。”小鬼刚决定翻个身睡觉,可他眼睛的感光细胞告诉他面前有人,“不是,我这也没听到开关的声音啊…”小鬼很纳闷“我觉得应该不是杰哥在看我……我觉得杰哥应该不会这么……”扎着脏辫的酷盖不太乐意用变*态这个词来形容他哥,并且表示耳尖有点发烧。

那个白到反光的酷盖呢,自从听到来自他弟床上窸窸窣窣的声音时就感觉不对了“那小鬼可别是装睡吧。”朱星杰如是想到,爬上小鬼的扶梯,就这么看着小鬼“嗯,果然是装睡”朱星杰的心理活动同样丰富“不是,为啥要装睡呢?很好奇啊…”朱星杰想着不由得发出一声轻笑,很温柔的一声,好像面对的是自己所爱的人。之后朱星杰就发现了小鬼发烧的耳尖。

“杰哥?”站在门口的周小花突然发言“咋就没见你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我啊”“可算了吧,那能一样嘛?”“对对对,不一样不一样。咱俩只能算社会主义兄弟情。”没人知道周彦辰这句话是因为朱星杰可怕的眼神,还是因为红着耳尖装睡的小鬼。

周彦辰走进来拿上衣服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还趴在小鬼床前的朱星杰,假装咳嗽一声便去洗澡了。这一咳,周彦辰倒是没什么,就是把朱星杰给吓个不轻。这哥们儿之前又是晕倒又是吐血“这又咋了啊”。但是朱星杰转身后连个人影都没看见,还没来得及慌,就听到厕所传来一阵有点贱的歌声,“周彦辰,你等着”朱星杰如是说。

这一下朱星杰也没兴趣再看小鬼装睡时候的可爱样了。下了小鬼的床就直奔自己的猪窝,爬上床后还不忘满足地“哼-”一声,倒下头就睡着了,日记回头再说。

而那个装睡的酷盖确认他哥真的睡着了以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呼~应该没有发现我在装睡吧”小鬼有点劫后余生的小喜悦,尽管连他本人也不知道到底“劫”在哪里。“难道杰哥看我的眼神真的很温柔?不对吧,杰哥明明对每个都是一样的温柔啊……哇,这么想想可真是难受啊……”小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便坐了起来喃喃到“什么啊,我不是那个特殊的人嘛……这么想还有点难过啊”聒噪的大厂喇叭花陷入了沉默。

“欸?王琳凯你没睡啊?”周彦辰洗完澡出来后就看到了一幅神奇的景象,那个天天挂在朱星杰身上的鬼三岁,现在看起来居然有一种沧桑的成熟感,吓得周彦辰直接叫大名“王琳凯?睡吧,我关灯了。”小鬼这才发现周彦辰已经出来了,而且自己也确实感觉到了疲惫,应了一声便躺下睡着了。

黑暗中的宿舍,朱星杰在梦中又见了小鬼,小鬼的思考有关朱星杰,只有周彦辰无人可念。

夜已深,没有人知道宿舍中的安静即将被打破,扎着脏辫的酷盖此时睡的正熟。

“六!”扎着脏辫的酷盖被吓醒了“咋了?咋了??咋了杰哥?”并且表示自己很懵“六!六的一批!”扎着脏辫的酷盖陷入沉思……平时选管叫自己叫得累死累活,这给他哥一吓就醒了??扎着脏辫的酷盖顶着一张黑人问号脸百思不得其解“六!六六六!!”“哇靠朱星杰你声音是真的大……”小鬼说着转身看了一眼,原来他杰哥是会说梦话的嘛?而且这么炸???“六!!!”突然一个大白胳膊出现了,还不忘立一个六的手势。“的嘞,这下连肢体语言都用上了。”小鬼如是说到。

朱星杰的胳膊出现地快,倒下去的也快。小鬼刚感叹完,他就又陷入睡眠里了,就算之后再有梦话,也只是一堆乱码。

小鬼看着这样的朱星杰心里感叹到“哇…真没想到,杰哥是会说梦话的人,而且睡着了好可爱啊……”甜酒姐姐们表示:那是肯定的啦,你杰哥巨可爱。

然而小鬼被这么一吓,睡意全无,摸索着找到了脑袋旁边的表,看了一眼“……啧,咋才五点多”小鬼揉了揉不太顺手的脏辫“算了,看看杰哥吧,机会难得呢。”小鬼自暴自弃地想着,尽管他深知保持好睡眠的重要性。

小鬼真的认真看了一会,这途中他是真的什么也没有想地认真的看。过了会觉得无聊了,便转回去,看到自己脚边的两个玩偶,一个皮卡丘,还有一个他叫不上名字,但是很显眼有一点炸毛。“那是杰哥的……”小鬼不自知地说出声。小鬼还记得那个玩偶是在杰哥拿回来进门的时候他一把夺走的,他不记得当时宿舍里还没有没其他人,但是他记得朱星杰看着他拿着那个玩偶,没有凶他,只是笑着过来象征性的打了两下脑袋。现在想想,朱星杰那两下用的劲就好像是在摸头一样……

小鬼轻笑出声,好像小孩发现了什么小秘密。便伏过身去拿那个炸了毛的玩偶,把玩了一会,那个名为无聊的小人又来了。于是小鬼干脆转过身趴在朱星杰脚边,一边玩着布偶,一边研究他杰哥的身体。后来小鬼再回忆起那一天时,只是感觉时间流逝得真的太快了。

于是,小鬼就这么宛如一个痴汉一般看了朱星杰三个小时左右。等到晨光隐约从窗帘中透进来的时候小鬼才活动活动身体,看了一眼表,嗯,八点多,该起床了。

当小鬼穿好衣服后,朱星杰才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和往常一样地“早啊--小鬼---”问好的时候还不忘打个哈欠“周--彦--辰--起来没啊--”挨个问好之后就坐在床上发呆。小鬼看着他哥迷离的眼神感觉有点好笑“诶杰哥,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小鬼在叫“杰哥”的时候是真的笑了一声的“哇……巨炸欸你知不知道,都把我给叫醒了”“啊?是嘛?”显然朱星杰是很懵的“我知道我讲梦话,但……把你叫醒?我可没那个本事。”“真的啊!我醒了以后就没睡,从五点多到现在欸…”天知道为什么小鬼的语气突然就变得奶里奶气的“噗,那还真是辛苦你了”朱星杰被逗笑了。

今天的小鬼和朱星杰也完成了“说相声”的任务呢。

尽管小鬼会顺便损一损朱星杰说梦话这种事,但是小鬼绝对不会告诉朱星杰他看着他时心里的小九九;尽管朱星杰会一直惯着小鬼陪他瞎唠,但是朱星杰绝对不会告诉小鬼他看着他时心里的惊涛骇浪。

那么睡在下铺的周小花呢?他只要不见光,哪怕是朱星杰和小鬼在一边蹦迪他也不会醒的。根据第二天周彦辰描述到“啊?我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听到啊?很安静啊”